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人民是脊柱艺术是大梁读马西京先生的画及谈

来源: 时间:2019-02-01 23:31:48

人民是脊柱 艺术是大梁——读马西京先生的画及谈画

人民是脊柱 艺术是大梁——读马西京先生的画及谈画传 熙 马西京先生的作品画中有诗:高山巍峨,点透灵气;山中屋宇,云雾缭绕;林木笼葱,松涛竞起;开创了泼墨泼彩国画立体画法的新天地。 西京先生作画,先大处落笔,造势奇伟,而后以写意、线皴、面皴布图,最后用点皴收笔。远中近、高中低跃然纸上,将造化同主观的意识流动融为一体,洋溢着大自然之生机。目瞰《雄风》:绿,铺天盖地、穿过云、撒向大地,越过山、唤醒荒漠,于是出现了绿洲、绿野、绿地……,居然将太阳也映成了女儿绿。黑马凌空飞跃,雄风骤起。这里的写意、写出了洒脱飘逸,这里的点皴,点出了神韵灵气。 西京先生的画,注重体现时代精神,反映时代风貌。他说,人是时代的人,作的画要让人能看出是哪个时代的。《春的使者》随着笔墨飞动,展开了博大雄放、神采飞扬的画图:黑色的沃土,一层层、一叠叠堆积着,积淀成丰厚翔实的中华民族文化。右上端的光带席卷着一方热士。中华昔日的辉煌已成为历史的典籍。扬扬洒洒的浓墨夹带着缕缕霞光在映照着沉睡的东方雄狮。一阵阵春风在吹抚、在激荡,在整个大地迂回,盘旋。她唤醒了、吹绿了原野。枝条舒展了,花开了,春的使者降临了。 欧美某些艺术家把绘画三大原理视为西画的专利,将立体感看作中国画不可逾越的界碑。西京先生娴熟地运用了国画勾、破、皴、擦、点、染的技法,在立体视觉上达到了使西画家感到其有过之而无不及。西京先生的点皴功力深厚,有的画竟然点出了百万点,点出了意、风、力的运筹格局,使得其中神理妙趣,大气使然。 《山梁》以绿色的屏障在画面左端突兀而起,闯入人们的视野。右边用稀疏的线皴与交错的点皴在缓冲中磨合。松树的虬枝以浓墨托出,根重重地扎在右下端的山崖上。画面上部横贯的山脉象脊柱,似大梁,以起伏的面皴浮现眼前。那缥缈的远山几经弯弯而静静地向更远处伸展。 西京先生说,人民是脊柱,艺术是大梁,人民需要艺术家,艺术家离不开人民。一位艺术家要想有所造就,要投入人民的怀抱、大自然的怀抱。 进入《怀抱》:远方淡黄处抹出点点翠绿,那是旷野,高地。在层层密林的罅隙中,斑驳陆离的枝枝叉叉纵横摇曳,抚摸着隐约可见的屋舍。那鹅黄的、油绿的、墨绿的叶子在飘逸、在跳跃、在招手,在呼唤着每一位来客。车停在路旁。大自然已坦露出博大的胸怀,在等待、在迎接。 谈到画风,西京先生过去作画以奇制胜,现在但求平淡无奇。提到这个问题,他说,作画可借鉴、但不能一味地模仿他人,不能一直把别人那座山上的石头搬到这座山上来。人和人之间的区别不仅仅在像貌上,更重要的是个性。作画也一样,要有个人特色,特色囊括了奇。当你坐在飞机上向外观望时,你会发现飞机仿佛停在空中,参照物太大了,也就平淡无奇了,这也是境界高的缘故。平淡无奇,正是妙趣横生。 人这一生其实自已在给自已做接力赛跑,当你跑完了这一段历程,你的左手把接力棒交给你的右手,起点不同了,视角不同了,又向前冲刺了。 展开《林韵》:嫩芽在枝头透出,泛起的红润宛如羞涩少女的脸。枝条有的紧紧相扣,有的比翼双飞,有的在撑杆跳跃,把新的目标寻找。淡淡的、黑重的叶片,醇香四溢,韵味涌出,恰如涓涓细流。西京先生的作品之所以是读的,不是用评能表述的, 是因为读会读出些味道,而评倒觉得自已有点居高临下,相形见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