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1岁半幼童死于手足口病家属怪医院失职

来源: 时间:2018-08-11 21:47:00

1岁半幼童死于手足口病 家属怪医院失职

叶女士向出示小帅生前的病历

6月23日消息近日,儋州那大的一名读者报料:“5月24日,我们这里有一名一岁半的男童小帅(化名),因患手足口病永远离开了疼爱他的父母,现在儋州市卫生局等相关部门已经在调查了。”

“如果医院负责一点,孩子不会走的”

“我一岁半的儿子因患手足口病恶化,在送往省人民医院抢救的途中出现休克、抽搐,虽经医生极力抢救,但还是未能挽回我儿子的生命。”6月17日,商报来到儋州市民叶女士家采访时,叶女士哭着回忆。5月23日凌晨4时左右,她睡醒后察觉到一岁半大的儿子小帅发热。赶紧给小帅量了一下体温高达38.6℃。23日上午8时,叶女士带小帅到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

“门诊医生给孩子检查后告诉我,儿子患了手足口病,输了液和吃了退烧药后孩子高烧不退,我和家人便要求住院观察治疗,医生以‘没有病床位’为由让我们把孩子带回家观察。”叶女士说,当天晚上8时30分,孩子又开始高烧,“给他吃退烧药也不起效,我们又紧急将儿子送往医院急诊室,结果值班的医生只是看了看上午的门诊处方,并没有给孩子检查,就开了退烧药,让我们把孩子带回家。我们再次恳求住院观察,医生仍以‘没有床位’为由拒绝了。”

“24日上午,我们再次将孩子带到该医院继续输液,可在输液的过程中孩子不但不退烧,还呕吐出深褐色的物体,我们叫来了医生,这时医生才过来拿孩子的呕吐物去化验,化验报告出来后发现小孩胃肠道已经出血,就让我们赶紧送往省人民医院治疗,我们曾多次恳求医院派救护车送,医生却说他没有权力派车。”叶女士伤心地向说,“没办法,我们只好自己打出租车送孩子到省人民医院,可在路上,孩子已经昏迷,情况非常危急,但没有医护人员护送,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病痛折磨。24日下午5时40分许,经省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叶女士认为,如果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负责一点,孩子不会走的。

耽误最佳治疗时间是患儿死亡的主要原因

随后,针对叶女士质疑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没有及时给孩子留院治疗以及拒绝安排救护车等问题,当天下午来到儋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采访。据儋州市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预防控制科负责人冯云贵介绍,5月23日,儋州市疾病控制中心通过疫情信息的确收到了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上报的小帅这一病例。

“小帅的死亡原因主要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冯云贵告诉,患儿死亡后,他作为疾控中心代表参与了事后调查,并且指出,小帅的悲剧本可以避免,遗憾的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对于叶女士指责值班门诊医生以没权安排救护车为由,拒绝安排救护车送小帅去省人民医院一事,冯先生表示,只要患者病情恶化,任何医生都有权安排救护车将患者送到更好的医院抢救。“我们通过调查了解到,医院当时没有安排救护车的原因,可能是孩子家人考虑到救护车的费用问题,而没有使用救护车;如果当时派有供养设备的救护车护送小帅,那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因为发现孩子病情严重后医院人员可以及时处理。”冯先生强调,发现患者病情转重,医院必须安排带有供氧设备的救护车护送患者到条件更好的治疗,“这是有规定的,哪里都一样,除非患者家属不愿意。”但至于依据什么认为“孩子家人因救护车费用问题不愿使用救护车”,冯先生称“听医院的人说的。”

“医疗事故鉴定结果出来该担的不推卸”

6月17日下午5时许,来到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了解情况。对于门诊医生当时是否拒绝给小帅安排救护车等问题,该院办公室主任刘建社告诉,具体的情况他不是很清楚,不过,据当时门诊的医生描述有建议患者转院治疗。目前,儋州市卫生局等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据刘主任介绍,就小帅不幸死亡一事,上级部门已经对给小帅会诊的4名医生进行了调查,省人民调解委员会也进行了调解,经省人民调解委员会驻儋州调解员调解,可以在调解员权限内支付患者家属2万元赔偿,但家属拒绝。

刘主任表示,医院及家属对患儿因患手足口病死亡均无异议,但到底是哪个环节导致患儿错失“最佳治疗时间”?需要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结果出来后,医院到底该承担多大的,我们不推卸。”刘主任说:“目前已经正式启动医疗事故鉴定程序,我们已经向上级卫生主管部门提交了相关材料,鉴定结果最快要1个月之后出来。”

什么是“手足口病”

手足口病是由肠道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多发生于5岁以下儿童,可引起手、足、口腔等部位的疱疹,少数患儿可引起心肌炎、肺水肿、无菌性脑膜炎等并发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