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两会访谈医改先行者1

来源: 时间:2018-08-19 19:04:47

两会访谈:医改先行者

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代表:   利于百姓的事都可探索

历来走在改革前沿的广东,在医改中也一直充当着先行先试的角色。全国两会期间,分管卫生工作多年的广东省副省长、全国人大代表雷于蓝接受了本报专访,畅谈对医改的理解。

■引入商业保险,让百姓再少掏点钱

“假如您是一位普通的市民,对医改最大的期望是什么?”问。

“希望看病的时候,自己从腰包里掏的钱少一点。”雷于蓝坦率地答道。她说,三年医改效果显著,但为什么有些老百姓感受还不太明显,归根到底还是现在看病就医自付比例还是偏高。

从2003年任副省长至今,雷于蓝经历了以新农合为代表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从无到有的过程。她说,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已经实现了广覆盖,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城乡二元化体制逐渐融合,基本医保城乡统筹一体化的趋势也越发明显,如何提高保障水平和管理服务水平,对管理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蛋糕越做越大,如何分配得更好是关键。”雷于蓝说,在这方面,广东省将再次率先探路,尝试进一步鼓励商业保险参与基本医疗保障管理服务,提高管理水平和保障水平,让百姓得到更多实惠。

雷于蓝介绍,广东省现在已经有“番禺模式”和“湛江医保模式”。前者是政府采购方式,即政府支付管理费,向商业保险机构购买经办服务;后者则是引入商业保险机构,在居民缴纳的保费中提取15%购买人保健康提供的补充医疗保险,即大额医疗补助保险。这样提高了报销比例、简化了报销程序,百姓得到了实惠。

“当然,改革必然需要突破现有格局。”雷于蓝承认,诸如“湛江模式”的尝试,可能会与现行的医保管理制度发生冲突。为此,她作为人大代表已经向有关部门建议,修改相关法规,鼓励改革创新,让一些新问题在改革中逐步得到完善。

■服务价格调整先要试点摸索

“公立医院改革不光是钱的问题,投入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雷于蓝说,公立医院的改革,政府投入是一块内容,如何保持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让他们的价值得到体现,也是衡量改革是否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内容。

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的一个关键环节,是要让医疗服务价格能够对医务人员起到激励作用。雷于蓝坦承,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得到解决,医疗服务价格还反映不出医务人员的价值。

“几年前我们就有了药品价格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试点方案。”雷于蓝说,经过几年的改革,发现里面还是有不少问题。“比如说,药品明码标价,老百姓清楚,但是对医生的服务价格就不见得了解。假如贸然提价,群众可能不会接受。”

在雷于蓝看来,有必要重新对服务价格的设计体系进行完善。现在广东已经有3个地方在进行试点,湛江、韶关和深圳,具体怎么调整,还是需要依靠试点来摸索。

■多元办医满足多层次需求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了要引入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在这个问题上,广东省也经历了逐步摸索完善、先行先试的过程。

“3年之前,民营医疗机构在广东省医疗服务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不到10%,这和广东市场经济发展的先驱地位不够一致。”雷于蓝表示,广东省现有1亿多人口,这么庞大的人群,需要有多种层次的医疗机构来满足多样性的医疗需求,医疗机构的兴办主体自然应该是多元的。“政府应该集中精力保证基本的医疗服务,其他的服务可以通过市场来调节。”

早在2009年,广东省政府就专门出台文件,支持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目前,民营医疗机构在广东发展迅速,民营医院数量已经占到医院总量的32%,而且有了全国首家民营三甲综合性医院。

对于现有的公立医院是否应该引入市场机制进行改革,雷于蓝持谨慎的态度。她认为,公立医院现在承担着基本医疗的保障任务,要体现公益性。而进入市场,又需要专心去适应市场的需求。现阶段,公立医院还做不到两头同时兼顾,“一心不可两用”。

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代表:

发挥“倒逼”机制推动改革

“这几天,医改问题我谈的太多了。”面对的专访邀请,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分管卫生的副省长郑继伟有些为难。不过听到关注的是县级医院改革,他一口答应了下来。

2011年,国家提出了以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为突破口的公立医院改革思路。浙江省的县级医院改革,以破除以药补医为核心,以药品零差率销售为抓手。去年 12月,该省遂昌县启动改革,标志着打破公立医院以药补医机制破冰起航。随后,乐清、桐乡、绍兴、龙游、嵊泗等县(市)相继跟进。

“试点几个月来,初步评估的效果好于预期。”郑继伟说,原来担心的问题,比如地方政府担心财政负担过重,医保部门担心基金承受不了,卫生部门担心医院亏损,医务人员担心收入下降等都没有发生。

改变的只是医院收入结构

在浙江省的县级医院改革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在取消药品加成之后,通过调整服务价格对医院进行补偿。但有人担心,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会不会让老百姓看病更贵。

“我们现在采取的主要办法是,提高服务费,相当于能够弥补药品差价的90%左右,而不是100%的补偿。我们认为,医院加强内部管理,自己可以弥补剩下的10%。”郑继伟说。

他又算了另一笔账:“省级药品招标采购价每年都在下降,今年估计最理想能够达到下降10%左右。医院有15%的加成,如果取消药品加成的话,也意味着药价会大幅度下降。这样,老百姓的药费支出能有大幅度的下降。”

药价下降了,服务费提上去了,看起来,发生改变的只是医院的收入结构。但老百姓的就医负担是不是一点也没减轻呢?“其实不是。”郑继伟认为,哪怕服务费提高了,但这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是由医保承担,随着医保报销比例的提高,患者的自付比例降低了,实际的就医负担是减轻的。

不过也有例外情况。郑继伟说,“我们在6个县的试点中发现,血透患者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按照这种改革,他们的负担会增加,注意到这个问题,政策专门进行调整,血透的服务费就没有提价”。

“这是共识最高的一次改革”

“这次浙江县级公立医院改革,是医改过程当中各部门共识最高的一次改革。”郑继伟说,没有改革的“倒逼”,医保、财政不会来谈。“我们也曾设想,每年降5个点,哪个部门都没兴趣。最后决定改革一步到位,彻底零差率,大家都有积极性来参与。”

对于物价部门而言,药价下降,服务费上升,整体而言物价指数不会发生太大变化,甚至会有所下降,他们就愿意把价格调整的权力下放给县。而最终的调价方案还需要省级审批。“这也是为了共担基层物价部门的压力。”

社保部门同样对这件事情非常支持,因为取消药品加成改革作为抓手,引起了一系列深层次的改革。“医保部门现在采取与医院协商谈判,按照总额支付。这是改革中最实质的东西之一。会让医院有自己控费的内在动力。”郑继伟说,这样既调动院长积极性控制费用,又确保医保不崩盘。

直到采访的最后,郑继伟才谈到财政投入。但他表示,自己从不提财政补偿,而是强调财政投入,“财政不是补偿,以药补医本来就是坏的机制,为什么要补偿?特别是在有的地方,采取差多少补多少的方法,对此我坚决反对”。

郑继伟认为,在改革以药补医机制之后,财政对供方的投入是必须的。“从目前试点的情况看,财政投入都是大幅度增加,支持医院重点学科建设、离退休待遇、引进人才,基础设施建设。”

按照浙江省的计划,今年6月30日前,启动县级医院改革的试点县要达到29个。“争取年底前在所有县(市、区)开展公立医院综合改革”,郑继伟说,今年还要推进省级和市级公立医院改革。“难度比县级医院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