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四川警方或对北川中学杀人学生做精神鉴定

来源: 时间:2019-02-05 00:35:31

四川警方或对北川中学杀人学生做精神鉴定

“母志鹏来到床铺前,提起手中的刀,放在熟睡中的同学脖子上,用尽力气猛地斜割了下去。随后,他迅速离开了这间寝室。”同样的场景如电影重现,“少年将刀刺进了女孩的身体,一刀、一刀,又一刀……”这是台湾电影导演杨德昌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一片中的一幕,残酷的青春。

北川中学又一次处在风口浪尖上。四日,北川中学高一学生母志鹏持刀杀害了同年级学生李浩龙,警方在13日宣布,故意杀人案已侦破,母志鹏已经归案。

当日,北川中学男生302寝室发生伤害案件,警方接到报警不到一个小时,母志鹏来到城郊派出所投案,称自己伤了人,同日凌晨3时52分,参与抢救的四○四医院宣布被抢救者李浩龙因抢救无效死亡。

究竟是什么让这个16岁的少年断然下手?这是一场青春的毁灭。

爸爸说,虽然这个儿子是从别人家抱养来的,但全家他最争气。

村里人说,他是樱桃沟2008年整个村子唯一考上高中的娃娃。

以前的老师则早就给他爸妈说过你们这儿子心理有点问题。

“婆婆,你慢点儿走啊。妈,我走了,拜拜。”1月3日上午,过完元旦假期,母志鹏离开家的时候,和平时一样温顺。他身上带了200元,是这次放假回家找母亲要的,其中,150元要用来交学校的书本资料费,还有50元是零花钱。父亲母贤兵在门口嚷嚷了一声,再多带点吧,母志鹏坚持说“不要了,够了”。

下沉的心

他的心似乎也在下沉,沉到谁也看不到的深渊

那天天气不好,特别是他樱桃沟高山上的家,有些霜冻。他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牛仔裤就上路了。母亲站在坡上看着他,身上一阵寒,这是北川中学给学生们发的一条牛仔裤,也是他仅有的一条像样的裤子。整个冬天,他都说穿着不冷。

像往常一样,母志鹏必须走完一条长达20公里左右的盘山碎石泥泞路,才能到山下的陈家坝乡坐大巴返回学校。从小到大,母志鹏只是步行上山、下山,每次要走两个多小时,狭窄的山路基本上走不了客车,他也“舍不得40元的摩的费”。

母志鹏家的吊脚楼30年前就建在了这座高山上,2008年地震的时候,整个屋顶都坍塌了,后来政府拨款才把顶给修葺了一下。不过,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屋子里最大的一面墙还没有封到顶,冬天刺骨的山风直吹进来,家里就像寒窖。在大兴土木的陈家坝乡,他们家没法迁走的原因,还是缺钱。

母志鹏每往山下走一步,他的心似乎也在下沉,沉到谁也看不到的深渊。谁也说不清楚,这个刚才还无比柔顺的少年,是不是从下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毁灭青春。

喋血青春

谁也没在意这个提着刀的少年,他想办法把刀弄进了寝室

母志鹏的路线似乎已经有所设计。离开家,来到绵阳这个平原城市。与冷清的樱桃沟相比,这里人声鼎沸,喧嚣无暇。下午2时,在拥挤的人群里,他也许有些思考,但随即,他走进绵阳火车站旁的荷花市场买了两把刀。

谁也没在意这个提着刀的少年。然后,他想办法把刀弄进了寝室。1月3日,看起来风平浪静。

1月4日凌晨2时06分,本不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母志鹏提着买来的两把刀,走进了斜对面302寝室。

据之前有媒体描述,寝室内有序摆放着三排上下铺,处于中间位置的一张床铺,过道稍宽。黑夜中,母志鹏走到这张床铺前,提起手中的刀,放在早已沉睡的同学脖子上,猛一下斜割了下去。随后,他提着血淋淋的刀迅速离开。

像梦游般,母志鹏竟去了教室。此时他似乎清醒了些,拿出了笔记本,认真地写道: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老师,对不起这个同学,我又不认识人家,为什么把人家杀了呢?我很后悔!

随后,他翻过北川中学的墙头,打了一辆出租车,到距离最近的绵阳市城郊派出所投案自首。当他后悔不迭、在高墙下投案的时候,这个他“不认识”同学李浩龙却因动脉、喉管、气管全部被割断,结束了自己16年的青春。

为何杀人

以前的老师早就给他爸妈说过你们这儿子心理有点问题

人生的邂逅竟然是一场血色幽默。

被母志鹏断然结束生命的李浩龙正与他一样风华正茂,16岁,同是北川中学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他是高一年级1班的体育委员,成绩很优异。北川中学高一年级年级组长何兴华说,学校不幸啊,孩子可惜了。“高中一年级1班到4班是明星尖子班,从5班到8班是理科平行班。李浩龙是一个优秀的学生。”

第二天一早,母志鹏杀人的消息就传开了。北川中学一名高二的学生说,当时在北川中学百度贴吧上有一个醒目的帖子,后来被删掉了,内容是警方对母志鹏的审讯实录,其中有一条,当警察问他是不是为“情”时,“他既没肯定也没否定,最后没做回答”。

在学生口中流传最多的一个说法是,为情“误杀”,“那天李浩龙和他的室友换了床睡,而李浩龙的室友才是母志鹏的情敌,结果被误杀了”。

虽然警方已否认了这一说法,但这其中的关系并非传说。据涪城区警方解释,母志鹏对本班一名女生有好感,经常一起打饭。但这一女生确实与李浩龙的室友在谈朋友。

另一种被警方认定的解释是,母志鹏因迷恋络暴力游戏,导致成绩下滑,产生厌学、自卑心理,加之自认为很难与外界沟通,遂产生了蓄意杀人的想法。他自己说,“杀了人就不用上学了”。

何兴华也解释,母志鹏厌学,他的同学们都知道。他的班主任何永洪是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新老师,做事非常认真。就在元旦放假前两天,他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还特意跟他谈了话。

两种解释似乎仍然无法释怀。有母志鹏的同学表示疑问,“我们老师说他以前的老师早就给他妈爸说过你们这儿子心理有点问题,让他们教育,他家长还说没啥!他是我们全家的希望。”

而涪城区公安局昨日向表示,对母志鹏的精神鉴定还有个过程。

母志鹏把学校发的面霜全部拿回家给母亲用。

贫寒少年

在母志鹏的卧室里,墙上贴了许多他高中以前得的奖状

1月3日,母志鹏下山后,父亲母贤兵下地忙乎了一阵,就早早睡了。

在母贤兵夫妇看来,母志鹏就是他们生活的希望。虽然这个儿子是从别人家抱养来的,但全家他最争气。他是樱桃沟2008年整个村子唯一考上高中的娃娃,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们乐得合不拢嘴。在母志鹏的卧室里,墙上贴了许多他高中以前得的奖状。

母贤兵常常炫耀的一件事是,母志鹏的初中班主任去绵阳出差,还特意请母志鹏吃了火锅,“你说如果孩子不争气,老师能对他这么好吗?”

母贤兵没有读过书,夫妻两个都是大字不识。母志鹏的母亲兄妹三人,她是老大,而母贤兵是家中独子,所以母志鹏也是整个家族的长子,底下的弟弟妹妹都对这个哥哥崇拜不已。“成绩都不如他。”

虽是养子,母贤兵夫妻对这个儿子的投入非常舍得,母志鹏在读初中的时候,母亲就在陈家坝租了一个房子,陪着他读书,洗衣做饭。为了让母志鹏读书,这个贫寒的家庭还经常借债。全家总共只有3亩玉米地和一些土豆地。母贤兵还偶尔去打下散工,家里才不至于负收入。

不过母志鹏在想什么,他们并不清楚,“但他真的很懂事”,母贤兵说,学校发了围巾、面霜,他都带回来给母亲。放假在家,从来不出去,总是自己一个人看书,或者带弟弟。农忙的时候,他就在家做好饭,收拾好屋子,给父母吃。

印象中,他没有什么朋友,从来不去同学家玩,也不把同学带回家。

1月4日上午,毫无预兆,学校给家里打来。“他外婆听到这个消息就病倒了,现在我们家也没有钱给他请律师。就当他死了吧,现在只能等法律的制裁了。”母贤兵到现在也没有去绵阳看看,“我们也不知道找谁。”

生命之重

这(母志鹏)只是一个偶然的突发案例

“说母志鹏写了四篇悔过书”,但悔过的代价真的很大。

“学校现在每天晚上派出4名保安巡逻,教导处主任和一个老师都驻扎在学生宿舍,还有两名生活老师也要巡逻,所有宿舍板房没有修好的都全部整修”。“北川中学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何兴华说,对学生还是有影响的,甚至有人提出了转学。

事件发生后,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申荷永和夫人即刻赶往北川中学。他是四川心理辅导支援团队“心灵花园”的创建人,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组建心理救助团队进入四川。北川中学是7个工作站之一。

“心灵花园”北川工作站紧急增派了专业人手,常驻在那里的志愿者由6名增加至10名。事件刚刚发生后,他们对这个事件并不急于介入,而是走进同学之间,对受事件影响的同学进行面对面、访谈式的心理辅导。1月6日开始,“心灵花园”和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合作,对全校师生进行团体辅导,举办了追思会,借此方式疏导学生的消极情绪。

“辅导范围从情感、学业到地震都有,但不管是什么问题,都直接或间接与地震有关。”申荷永强调,灾区群众的心理复原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北川中学教导处主任李勇认为“母志鹏事件”发生原因正如警方公布的,是沉迷络游戏产生厌学情绪造成的,媒体和公众没必要过多揣测。李勇说,现在北川学校各班级的学生在老师的组织下,集体进行反思,找出身边潜在的安全隐患,既包括心理上的,也包括其他的防火防盗安全,最后学校将对同学们提交的意见进行汇总。李勇相信,期末考试很快就要开始了,届时大部分学生的注意力会慢慢转移。

“其他任何学校都需要对学生进行心理辅导,而不仅仅是北川中学。 这(母志鹏)只是一个偶然的突发案例。”李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