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支付租金的证据不足法院主持调解与对方达成

来源: 时间:2018-09-09 17:16:18

支付租金的证据不足 法院主持调解与对方达成协议

【摘要】在林某与被告一某运输公司、被告二某运输公司厦门分公司房屋租赁纠纷一案中,涉案的关键证据是原告的身份信息和原告提供的一组照片,原告提供的身份信息并不能证明原告是房屋房产权人即具备出租人的资格;原告提供的照片只能初步证明被告二的办公财产存放于原告的住所,并不能证明被告二与原告之间存在租赁关系,而被告方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存放于原告住所并非公司的财产。双方举证力度不足,致自愿达成谅解,并经法院司法确认达成调解协议。

【确认程序】新民诉法中规定了确认程序,当双方当事人达成生效调解协议之日起三十日内共同向调解组织所在地的基层法院申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法院经审查认为调解协议符合法律规定的,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调解协议有效,该裁定书具备法律强制执行力。一方不履行协议或者不完全履行协议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案简介】

原告林某主张2005年7月1日,其受雇于被告,从事销售工作,此后,被告委任原告为泉州办事处代理负责人。原告于2013年9月13日向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一某运输公司、被告二某运输公司厦门分公司立即搬离租赁的房屋并向原告支付自2013年3月至实际解除租赁关系之日止的租金共计30000元。并提供了原告的居民身份证复印件、被告一企业组织机构代码证、被告二企业组织机构代码证、被告企业仍占有使用租赁房屋的事实的相关照片、证明、泉州市丰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等证据。

对此,被告二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提出质证意见,认为原告并非房屋的房产权人并不具备租赁该房屋的主体资格,且原告提供的照片未经公证真实性有异议;原告提供的证明一份未经公证且该证据也不能证明原告的所谓付款行为属于公司行为,对真实性和关联性有异议。

法院经审理,认定该案并非是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而是保管合同纠纷。而后双方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并进行司法确认,丰泽区人民法院(2013)丰调确字第100号最终确定被告二应向原告林某支付保管费共计12000元,其中10000元已经(2013年)丰民初字第3782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另2000元冲抵林某欠被告二的借款2000元,双方当事人的法律关系终止,双方均不得就上述民事法律关系再向对方主张任何权利。

【案评】忽视举证力度双方无奈之下作出妥协法院司法确认协议

对于原告:

首先,提供的身份信息并不能证明原告具备“出租人”的主体资格,故原告并非是房屋租赁合同关系的当事人。另外泉州市丰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是针对原告与被告劳动合同关系纠纷作出的,并不能对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作出裁定。所以该裁定书并不能证明原告替被告垫付租金并要求被告支付垫付的租金的事实。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

其次,根据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的(2013)丰调确字第100号民事裁定书可知,原告要求被告支付30000元的租金缺乏法律依据,本案并非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而是保管合同纠纷,原告提供的照片经过法院的认定证明原告是被告(某运输公司厦门分公司)办公财产的保管人,本案的法律关系应依照《合同法》第三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寄存人应当按照约定向保管人支付保管费。当事人对保管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保管是无偿的。《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

因此,法院认定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的法律关系并非是租赁合同关系,而是保管合同关系,事实清楚。因此,原告诉求的30000元租金法院不予支持,而从原告提供的未经公证的一组照片和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只能证明被告的办公财产确实是在原告的住所地存放,存在保管事实,但没有证据证明保管费用的多少。

对于被告:

而被告也没有相反的证据证明存放于原告住所地的财产并非是自己的办公财产,双方经过法院调解达成协议并进行司法确认被告应向原告支付保管费12000元。被告提供的借款欠条证明原告曾向被告借款2000元,这2000元与原告欠被告的借款2000元抵销,故最终确认被告需支付原告10000元。双方当事人的劳动关系、保管合同关系及借款关系全部终止,双方均不得就上述民事法律关系再向对方主张任何权利。

作者:徐林标

律所:新华国际知识产权机构之福建力华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

厦门办公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滨东路中段 台湾酒店附楼二楼 361004

传真:

泉州办公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云谷工业园妙泉商务中心5楼 362000

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