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河南部分医院涉倒卖人体胎盘处罚无法可依

来源: 时间:2018-11-25 16:53:58

河南部分医院涉倒卖人体胎盘 处罚无法可依

9月13日,安徽亳州一处中药材市场。由人体胎盘制作成的紫河车,在这里比较常见。本报 吴伟 摄

8月23日,河南通许县查获的被倒卖的人体胎盘。本报 吴伟 摄

新京报9月20道 本该由产妇处置的胎盘,在产妇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医院进了贩卖者的编织袋。

河南通许县查获一起贩卖人体胎盘案后,相关部门调查发现,医院对于胎盘处置无任何登记管理。

卫生部规定人体胎盘禁止买卖,不过对倒卖者的处罚尚无法可依。由胎盘加工而成的紫河车,则是一种中药材。在安徽亳州中药材市场,其价格逐年高涨。而无论从医院管理环节还是紫河车制作过程,都难保其不传播病毒。

专家指出,针对既是人体组织又是药材的胎盘的处理,包括与正规药企间如何衔接,在法律上还是真空地带。

2010年8月23日,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特巡警大队长赵鼎接到报警。

报警者称,一辆面包车上携有违禁物品,正从县人民医院往县中医院方向行驶。

赵鼎他们控制面包车后,发现了两个大的黄色编织袋,内装人体胎盘。

警方抓到两人,名叫刘可川、刘子臣,河南鹿邑人。当天下午,两人被移交给通许县卫生监督所。

通许县卫生监督所医疗科长徐泉岳回忆,两大袋共有191个胎盘,“清点的时候,那气味熏得我气都喘不过来”。

他从县疾控中心借了个大冰柜,把这两个编织袋塞了进去。

据刘可川交代,这些胎盘分别采购自河南鹿邑县、淮阳县、扶沟县以及通许县的医院妇产科、乡镇卫生院。其中在淮阳的医院收购了约100个胎盘,每个30元;在通许县人民医院收购了五六个。

他们原打算把胎盘贩卖到安徽亳州去。

产妇被“剥夺”处置权

一名产妇曾索要胎盘,但护士告诉她“都不给,都放在医院里”

根据刘可川他们的交代,8月24日通许县卫生监督所对县人民医院进行了调查。

调查结果让监督所人员惊讶。9月7日,通许县卫生监督所所长杨运涛介绍,根据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分娩登记本的记载,2010年8月10日至8月23日凌晨,产妇共201人。但他们发现,大部分病历中没有胎盘处置告知书。

胎盘的处理过程完全无登记,因此无法查知去向。

而卫生部2005年3月《关于产妇分娩后胎盘处理问题的批复》明确要求,胎盘归产妇所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买卖胎盘。

按规定,医院应当以书面形式通知产妇拥有对胎盘的处置权。并将《胎盘处理告知、处置单》归入档案备查。

8月25日,通许县人民医院提交了一份400余字的自查报告,称“妇产科病区存在病历书写欠规范、产妇胎盘处置告知有口头无书面形式、胎盘处置无制度而且混乱等现象。存在有胎盘被人倒卖的隐患和缺陷。”

调查发现,通许县人民医院曾被媒体曝光,他们对索要胎盘的产妇收取费用,一些产妇嫌麻烦索性不带走胎盘。

9月11日,约一百公里外,河南周口市淮阳县妇幼保健院,护士抱来一本空白《胎盘处理告知、处置单》,称医院会在产妇入院时就与其签协议。

随后拿着一张空白单子,在“母婴同室”病房随机找了几名产妇询问。她们都称,她们和家人从未见过这张单子,也没有医生、护士提醒过她们的胎盘处置问题。

一名产妇说,自己曾索要胎盘,“但护士说没有给胎盘的惯例。她说,都不给,都放在医院里。”

淮阳县人民医院新区妇产科病房,一名产妇家属称,他们谁也没见过胎盘,生完孩子后产妇被推出产房,胎盘就被留在了里面。

在该医院随机询问了20余名产妇,她们中索要过胎盘的只有4人,无一人收到过胎盘处理、处置单。

是否作废物处理无据可查

在通许县人民医院,因无登记过程,没人知道胎盘是否真正作为医疗废物被处理

“这是医院的一种小偷行为。”通许县卫生监督所医疗科科长徐泉岳认为,因医院管理混乱,导致监管部门无法监控哪些胎盘产妇领取了,哪些由医院处置了。

按卫生部文件要求,产妇放弃或捐献胎盘的,可以由接产医疗机构进行处置。据通许县、淮阳县的一些医院产科护士介绍,按程序,产妇遗留的胎盘,应全部作为病理性废物处理。

这些胎盘由产科护士长负责保管,存放在专门的收集桶中,再放入黄色包装袋中,进行专门处理。

依据我国《传染病防治法》和《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

《卫生部关于产妇分娩后胎盘处理问题的批复》中明确指出,孕产妇患有传染性疾病或传染性疾病病毒阳性者,胎盘可能造成传染病传播的,医生告知产妇后,按医疗废弃物处理方式处置。

而调查发现,因医院缺乏相关登记,无法知道哪些胎盘有传染疾病可能,也无法知晓胎盘是否进行了消毒销毁。

据通许县人民医院医疗废物回收工王宏伟讲,他从未查看过该院妇产科的医疗废物,妇产科也没有专门用于盛放胎盘的医疗废物包。

该院的胎盘并不经过医疗废物处理环节登记。该院妇产科助产士祁玲承认,妇产科没有相关医疗废物交接单。

“这意味着谁也不知道医疗废物里有没有胎盘,有多少胎盘。”通许县卫生监督所徐泉岳说。

9月9日,作为通许县医疗废物唯一指定处理单位,开封市医疗废物处置中心苏先生介绍,他们与医院交接医疗废物的转移处置单上,只有重量、数量,不会注明医疗垃圾的具体名称、种类、数量,“肯定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体胎盘”。

市价不断上涨

一药监官员认为,不断上涨的市价刺激着医院,“更乐意干倒卖胎盘的买卖”

9月11日晚,淮阳县妇幼保健院一名产妇的家属向透露,一名已出院的产妇与其闲聊时提到,她交了50元才拿到自己的胎盘,“开始开价20元,护士还不卖。”

获得了该产妇孩子的姓名,不过淮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拒绝接受采访。

曾有媒体报道,通许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匿名透露,该院妇产科的人体胎盘通常被中间贩子转手高价卖给了一些宾馆酒店、药材市场,这样的做法已有十多年。

上搜索,有人通过贩子买胎盘,每个大约两三百元。

人体胎盘制作成中药后,名称为紫河车。在刘可川他们原本打算的贩卖地安徽亳州,紫河车经销商为强调其货源可靠,会向假扮购买者的透露,他们的“货”均购自各大医院。

他们介绍,医院不会向陌生人出售人体胎盘,一般卖给长期合作的商业伙伴或熟人。

9月13日,在亳州规模最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几家主营紫河车的药铺中,成千上万的紫河车,按颜色、大小、品质,被分别装在数十个大麻袋或大纸箱内供挑选。

资料显示,亳州目前是中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药商们介绍,这些紫河车来自各地,以河南、福建、广东、山西、陕西等地居多。

几名受访药商告诉,他们的“货”由中间贩子购买自医院,其中两名药商告诉,贩子每月到各地收购一次。

调查发现,紫河车价格约在500元至700元每公斤,一般每公斤紫河车约10个胎盘。根据搜索到的交易行情,三年前紫河车约180元每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