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学生出国务工签合同竟会负债十几万

来源: 时间:2018-09-22 12:37:05

学生出国务工 签合同竟会“负债十几万”

年赚九万 赴日顶岗实习的诱惑

“顶岗实习工作一年,最低收入9万块(人民币)。”江西城市职业学院对即将赴日留学顶岗实习的学生这样承诺。

按照国家发展职业教育的要求,非基础教育学校学生毕业前通常会按照“2+1”模式,安排学生进行实习,即在校2年,第3年到专业相应对口的指定企业,带薪实习12个月。

一开始,肖风(化名)满怀憧憬,但是三天之后,他成为质疑这一实习项目最强烈的学生之一。

“只要一签合同,我们就立马背负上十几万元的外债,只能在日本没日没夜打工还债。能不能还清债务是个未知数,哪里还谈得上年收入9万?更谈不上留学一说。”

对赴日顶岗实习持怀疑态度的学生也越来越多。

在江西城市职业学院星城校区一食堂门口的一面墙上,贴满了学校赴日留学顶岗实习项目介绍的海报。但面对扑面而来的“国外升学不再难,十万年薪不是梦”这样的巨大诱惑,过往学生都是匆匆而过,无人驻足观看。

问及此事,很多学生都报以意味深长的笑,表示不会考虑(去日本实习)。

而事实上,更多人和肖飞一样。3月13日,当班导在班上说起这事时,确实动心了。

按照学校的说法,学生在日本实习的时薪在800~1000日元,每天工作8~10小时,一个月的收入可达2万元人民币以上,一年的总收入就在25万到35万元人民币之间,扣除相关的费用,学生最少净赚9万元人民币。

“我家里条件不好,能去日本赚这么多钱,确实不错。”肖飞说。

在班导的游说之下,肖飞和他的同学们在3月15了名,交了3200元的培训签证费。

但是,随着了解到的信息增多,他们开始想怎么样全身而退。

为助出国 学校帮学生代办材料

肖飞介绍说,3月15日晚,学校组织已交费报名的学生开会。会议上,肖飞得知,他们将以留学生的身份出国,时长一年半。

肖飞称,学校老师解释说,“以留学生的身份出去,会省很多钱省很多材料”,“如果办理出国务工手续,则要多出五六万块钱”。

但是,办理留学签证,留学申请人或者担保人(通常为学生家长)需出具2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证明以及担保人的在职证明和收入、纳税证明。

然而,大部分报名的学生无法出具这些证明材料。“不过,学校承诺能够帮我们代办证明材料。”肖飞说。

4月9日,新法制报以学生名义赴学校了解顶岗实习一事,该校国际交流学院老师干甜对此介绍说:“日本公司会先借给你母亲20万元,作为你母亲的担保金存入银行账户三个月,银行存款证明就可以顺利拿到了。但是你必须交一万两千块钱的利息。这笔钱到时从你工资中扣除。”

至于担保人的在职证明和收入、纳税证明,干老师称,学校会通过一些途径办理这一系列证明材料,代办费用为1500元。

同时,她嘱咐说,“你一定要先和你母亲‘通气’。到时会有人打向你母亲本人核实情况。”

这不是造假吗?

带着疑问,肖飞和同学找到了学校国际交流学院的谌晶老师,得到的说法是,“不是造假,是协助你们出国。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协助学生出国赚钱。出国后,那边是发现不了的。”

保障堪忧 不为学生买工伤保险

据干老师介绍,学校与日本中小企业协会签订了实习合作协议。学生到日本后,在日本东京三立学院学习日语期间,将由国内一家对外劳务经营公司——南昌市对外国际经济合作公司的驻日机构负责安排具体的工作岗位,并与雇主签订合同。

在学校站上,一份赴日顶岗实习材料显示,学生的工作岗位大都安排在日本的各种工厂,其中包括调酒、清扫、包饺子等岗位。

“刚开始学生语言能力有限,只能安排你们到一些工厂的流水线上工作。三个月后,再视你们语言能力水平和兴趣,另外介绍工作。”干老师介绍道。

但肖飞经过了解得知,日本东京三立学院是一所语言培训学校,按照日本入国管理局的规定,语言培训学校的留学生每天的打工时间不超过4小时。如果全天候工作,学生可能会被开除学籍,取消签证。

一些女学生对自己出国后的劳动权益和安全表示担忧,尽管学校承诺将会按1∶200的比例配备随队管理老师。

“不同的人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200个人才一个随队老师,到时候能否管得到还是个问题。

“关键是顶岗实习期间,学生的劳动权益怎么保障?万一学生出事,谁负责?是否买工伤保险?”肖飞说,“学校都没说。”

当新法制报在暗访时把这些疑虑提出时,不同的老师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人文信息学院的王飞老师告诉,学生在日本顶岗实习期间的管理工作由学校和企业共同管理。学生如果出现意外,可以找学校,也可以找日本亚洲留学援助会寻求帮助。

而干甜老师却说,学生在日本的一切事务都由学校负责。但是,学校或者企业并不会为学生购买工伤保险,学生有需要,可以自行购买。和肖飞一样,许多学生觉得此行保障堪忧。而引发他们更大担忧的是,护照并不在他们自己手上。

巨额缴费 带队老师半年赚10万

据了解,出国前,学校将和获得留学签证的学生签订一份合同。

干老师介绍说,“合同规定在日本要保证8小时的工作时间,不会规定具体的工种和实习企业,它主要就是一个状一样的东西。”

对于这份未曾谋面的合同,肖飞说,“只要一签合同,我们学生就立马背负上十几万元钱的债务(贷款)。”而这笔所谓的“债务”其实是写进了顶岗实习宣传材料的。

干老师的介绍也再次证实了这一点,“学生将零利率贷款赴日实习。贷款包括学生应交的培训签证费9200元(注:应学生要求最终实收为3200元)、留学费用6.4万元、留学援助费5000元、实习管理费用5万元。这些费用都将在学生未来工资中扣除。”

干老师还透露,学生在实习的15个月里,不能中途离开日本。为了确保学生能够安心呆在日本工作,学生的护照在到达日本后将统一交由学校保管。

学生们质疑丧失了自由,成了“包身工”,而校方担心的则是,“要是你工作一段时间后,拿着钱跑掉了怎么办?”

债务是固定,而收入以及保障却是个未知数,因此不少已经报名的学生放弃了去日本实习的打算,开始要求学校退费。

但是,他们的要求多数遭到了学校的拒绝。学生们便开始质疑“留学费用”和“管理费用”都用在哪了。

暗访时,干老师介绍说,3200元签证培训费用包括出国前学校集中组织学生参加日语培训的培训费用、教材费用以及签证费用;6.4万元的留学费用是学生在日本东京三立学校学习的费用;5000元的援助费用将交给日本亚洲留学援助会,援助会将为赴日的学生日常的生活工作提供帮助;至于实习管理费用5万元,则是按学生每月工资的20%扣留,作为组织学生出国务工的管理服务费用,交由日本中小企业协会、南昌市对外国际经济合作公司驻日本办事处、中介公司。

同时,干老师也坦承,带队老师每半年轮岗一次,其间薪水由日本中小企业协会发放,半年工资可达10万元人民币。

不少学生认为,这可能是学院老师一直不断鼓励他们去日本实习的原因之一。

省教育厅:学校无资质组织大批学生留学

4月13日,省教育厅国际合作与交流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学生到国外顶岗实习是可以的,但是不能以留学的名义出国,因为出国顶岗实习是明显的劳务输出。同时,学校并没有资质组织大批的学生留学。只有经过教育部审批的留学中介才能组织学生留学,为学生办理相关的留学手续。

江西省教育厅高等教育处聂处长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教育部已明文规定,学生顶岗实习的岗位必须与其专业对口,且不允许学校向学生收取管理费用。但是,针对学生出国顶岗实习的情况,目前国家没有出台具体的规定。

针对江西城市职业学院组织学生赴日留学顶岗实习一事,省教育厅相关部门表示会进行进一步的了解。

省商务厅:以留学名义出国务工无保障

“如果以商务、旅游或者留学签证出境务工,务工人员的权益则难以得到保护。”4月12日,江西省商务厅对外经济合作处杨旭在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有意出国务工的人员,一定要通过有资质的对外劳务合作企业(以下统称经营公司),按正规途径办理出国务工手续。

杨旭称,一般派遣到日本的劳务人员称为研修生。如果学校以出国研修的名义安排学生实习,这将对学生实习所在的日本企业提出一定的要求。按照日本的相关规定,只有达到相当规模的日本企业,才有可能一次性招收大批量的外国研修生。此外,研修生的工资标准一般要比日本员工低很多。而留学生在留学期间勤工俭学的工资标准却可能与日本员工相当。“以上两点可能是一些学校不选择以出国研修的名义安排学生顶岗实习的原因。”

杨旭提醒说,目前,个人通过经营公司出国务工,所需要的全部费用大概在3万元左右。其中,向经营公司缴纳的服务费用不能超过务工人员在国外工作期间内得到的所有合同工资的12.5%。若是发现经营公司收取的费用明显过高,则应保持警惕。

试图联系南昌市对外国际经济合作公司,却未在省商务厅上公布的省内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的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名单中找到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