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江苏一村委雇流氓强征耕地官方称不违法

来源: 时间:2018-08-29 15:56:57

江苏一村委雇“流氓”强征耕地 官方称不违法

温泉村里的征地风波

江苏东海县温泉镇尹湾村的农民,因为祖辈耕种居住的这块土地下的温泉资源,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遭此变故

刘兆英和5岁的女儿就睡在猪圈里。

她们在水泥地上盖上稻草当作床,还摆了饭桌。这座帐篷式的农用建筑,被半米高的水泥墙打成十多个隔段。两三口人占一个简陋的单位。

现在,这里不仅是刘家五口人的临时避风港,还是另外三家、共十五口老少的蜗居。本来,刘家人打算把这间砖搭的大屋用来养家畜,但现在却住上了失去屋子的人。

这一切的变故,始于2010年11月。

又见强征

2010年11月,刘兆英家所在的江苏东海县温泉镇尹湾村的村委会,开始要求共148户村民立刻出让自家的耕地和农宅,并雇佣镇里的闲杂人员进行强征耕地、强拆农房。

自从村民们眼中的“拆房流氓”来了,村里就变得一片狼藉。他们驾驶推土机冲进村里,推平耕地和房屋,必要时还点火烧掉村民的稻草。

据村民反映,这些拆迁队伍分成小组,对农户进行“包干到户”,每天来到村民的院子里大喊大叫,说服村民们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拒绝签字的,统统遭遇强征。

坚持不离开自家耕地的57岁菜农刘书军和妻子鲁文朵,在一夜之间失去了他们的耕地和大棚。

4月9日,他们眼看着六七十人在镇政府代表和村委人员的带领下,用一台挖掘机和两台打桩机把地里的三亩庄稼地和果树推倒,还放火烧掉了他俩的一座蔬菜大棚。

据现场用拍摄的照片显示,刘书军被两个男性打翻在自家的麦田里,身后是被挖掘机铲除掉麦苗后光秃秃的土地。

如今,不仅征地补偿迟迟未到,他们原本的蜗居也随时可能再遭强拆。

刘兆英说,他们的地和家,是不交不行的。她也记不清曾有多少个夜晚,有人前来砸门、烧稻草,还铲走她们家的庄稼。

五个月来,失去土地和住所的百余户村民,要不搬进临时搭建的平房或大棚,要不就寄宿在亲戚家里。一些老村民仍然会在废墟中走一走,找找有用的东西。

对于这总共150亩耕地和70余亩宅基地征地之后的具体规划,当地政府避而不谈,仅说是有“新农村建设”的统一用途。于是,有的村民说征地是用来绿化,有的说是拓宽乡镇马路,还有人说是地产开发。

东海县是国家产粮大县,而尹湾村所在温泉镇,亦属于国土资源部门审批的基本农田保护区。在温泉镇镇口,竖着一块明确标明此处属于基本农田保护区的四五米高的公示图,图上表明,尹湾村范围内的基本农田,一共150多亩。

村民说,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在这些“口粮田”里种小麦和水稻,每一季的亩产量可达1300斤,算是东海县的高产粮田。不过,尽管150亩耕地是基本农田,并且处在保护区内,它们现在仍然可能保不住。

根据江苏省人民政府于2010年12月14日审批通过的一份土地使用文件,尹湾村村民失去的耕地和宅基地,已经被批准转为建设用地。

这份《关于批准东海县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建新区第6批次(2010年度)建设用地的通知》还提到,本次增减挂钩项目建新区项目由东海县政府呈报。东海县辖区内包括温泉镇在内的共37公顷基本农田和宅基地,将以“增减挂钩”的形式转为建设用地。含温泉镇的尹湾村,其周边共四个乡镇、六个村庄的33.1公顷的耕地被划入本批调整范围。

原耕地上盖新房

村民刘兆英出示了一份尹湾村村委会制定的征地意向书。意向书签于2010年7月23日,比江苏省政府正式征地的批文下发,早了将近五个月。意向书显示,刘兆英家两亩半耕地的补偿款每亩分别为23000元土地补偿和750元的青苗补偿,共计不到6万元。她家和村委会签的房屋搬迁合同,时间是去年11月。

这两份文件都远远早于省政府征地批文的签发时间12月14日。

在由村委会拟定的房屋搬迁补偿标准中,如果村民出让他们百余平米的房子,按每平方米500元的补偿标准,再加上院子和猪圈的拆迁费,每家总共只能获得10万元上下的补偿。钱不算多。以当地每平方米六七百元的农村房屋造价,还不够重建一个家。

然而,在尹湾村的148户农户中,已有60户村民不堪其扰,与温泉镇政府签署了征地协议,放弃了其名下的基本农田,113户不得不放弃掉或新或旧的居所。

耕地被征用、宅基地被征走后,温泉镇政府又迅速发出通知,要求涉及拆迁的农户去抽签取得新的宅基地块。农民们到抽签现场后发现,新的宅基地恰恰就是划在他们刚刚被征走的耕地上。

抽签当天,和村委签署征地和搬迁协议的农户,排队抽村委标好号码的地块。抽到什么地块,就在上面重新盖房。平均每户200平方米,占地面积共约45亩。

在尹湾村,每位被镇政府通知搬迁的村民手中,都有一份《尹湾新农村宅基地安置图》。图中显示,被征用的耕地被划出一片南北长、东西短的长方形宅基地,紧邻村里的主路,总面积为45亩。

在这片新的建设用地上,拟建156栋一至三层不等的民宅,由农民用所得的补偿款自行建设。在新规划的农民住宅之间,也有一条商业街区被规划其中,具体商业开发的投资金额和用途,镇政府始终拒绝透露。

4月26日,《中国周刊》在这一片已经荒废的耕地上看到,部分尹湾村村民正动手给自己盖楼。村民们说,补偿款远远不够盖新房,但只有加紧把新房子盖起来,才不用再住大棚。

在70余亩被拆除农宅的遗址上,挖掘机仍在缓慢地清理旧宅基地的废墟。35户拒绝签订拆迁协议的农户,仍然住在废墟之中。他们说,在镇政府不说明目的的情况下,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耕地和房屋,并准备坚持到最后时刻。

镇国土资源所:征地用途党委说了算

五个月来,征地风波使尹湾村村民情绪激动。然而,温泉镇政府却坚称,征地过程不存在非法行为,征地的依据也是城乡土地“增减挂钩”政策。

“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是国土部门自2006年以来,为增加耕地有效面积,节约集约利用建设用地,而进行的建新拆旧和土地整理复垦等一系列措施。

2006年,江苏省被国土资源部列入首批五个增减挂钩的试点省份行列。作为试点省份,江苏省政府可以按照“总量控制、封闭运行、定期考核、到期归还”的原则,自行组织实施增减挂钩试点工作。由于获得了“授权”,江苏省政府有权在指标内进行相关的土地用途变更。

土地增减挂钩的政策本意,是为了给农业用地更大的周转空间,推进城乡建设用地的节约、集约利用。因此,在各省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工作方案中,“严格保护耕地”始终是增减挂钩工作中的重点。

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告诉《中国周刊》,尽管近几个月来,国家层面的土地监管十分严格,但是地方政府在卖地冲动的驱使下,仍在摆脱中央和省级政府的监察,违法占用耕地,卖地牟利。

在批准本次征地的《关于批准东海县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建新区第6批次(2010 年度)建设用地的通知》中,江苏省政府也要求,东海县政府需“按照经批准的征收土地方案及时足额支付补偿费用”,“妥善解决好被征地农民的生产生活”,“补偿安置不落实的,不得动工用地”。

尽管这份文件的审批时间为2010年12月14日,但是温泉镇政府本轮征地,却在批文发布前一个多月便强制性地展开,并没有安置农民的生产生活。

同样被温泉镇政府忽视的,还有本轮增减挂钩中减少的33.1公顷耕地,将通过何种补偿方式实现“减”后的“增”。

对于这一问题,温泉镇政府始终躲避,镇国土资源所负责人在追问下承认,镇政府还在制定有关耕地补偿方案,不过具体的补偿规划尚有待镇党委决定。

在镇政府眼中,似乎这一轮征地在省政府的批文下发之前就已经板上钉钉。他们的“任务”只是软硬兼施,让村民们腾出空地,耕地未来的补偿问题均被后置。

“任何未经审批,以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名义周转基本农田的行为,都属于违法征地。”邹晓云告诉《中国周刊》。“发生的地方政府虽然以城乡建设的名义开始了本轮的增减挂钩,但是未能说明所减少的耕地、宅基地的土地用途,以及农民失地之后如何补偿耕地。在这一点上,地方政府是需要给出解释的。”他说。

《中国周刊》还获得一份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签署双方是同属本批次增减挂钩的东海县石榴镇讲习村村委会及其村民。这份协议的签署日期为2010年11月29日,同样早于省政府批文下发之日。协议提出,如果村民在12月14日,即省政府文件下发之日前签订拆迁合同,并在15日内搬迁的,可以获得村委会的6000元奖励;在30天内搬迁的,则有4000元奖励;甚至在今年1月5日之前签订合同的,仍可以获得上至3000元的奖励。

温泉镇村民们表示,相似的“变相强征”在各村都出现过,只不过奖励的数额没有兑现。村民们也反映,整个征地过程中,温泉镇政府的干部几乎全体参与了强迫村民搬迁的过程。比如,4月9日对刘书军家耕地强征过程中,多位村民认出温泉镇计划生育所所长陈德友在指挥整个行动。村民们还表示,从去年8月起,温泉镇党委副书记孟庆华、鲁东和李志高等多位镇政府干部均亲自到村民家中说服签订协议。

然而,对于村民所说的情况,温泉镇政府选择了集体失声。

镇政府位于一家名为“三温暖”的温泉酒店一侧,呈别墅群状分布,每个科室独占一幢别墅。一位自称是别的镇的干部的人,后经村民指认,就是副镇长。在场的其他干部,也拒绝回答的任何提问。

在温泉镇人大办公室,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干部对于征地程序是否合法,以及征后土地的最终用途缄口不谈,并且将赶出办公室,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

温泉镇国土资源所负责人在要求下,出示了一张绘制温泉镇共1900公顷基本农田和其他农村土地的勘测图。这是2009年结束的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之后,第三方调查机构绘制的温泉镇农村用地状况的图。在这幅有待国土资源部审批的勘测图上,尹湾村村民本次遭占用的土地,仍是被涂成属于基本农田的淡绿色。

温泉镇国土资源所负责人表示,近几年内,几乎每年都有1至2个批次的耕地以同样方式,被划为建设用地。

这位负责人表示,本次征用的近150亩耕地可能将用作农业观光产业的开发,具体项目仍有待镇政府确定,而70多亩宅基地的用途尚不明确。

“被征地的具体用途需乡镇党委说了算,是否给农民增加土地,也需要镇政府的统一规划。在目前的阶段,仍以完成拆迁为主要的任务。”这位镇国土资源所负责人表示。

遍地烂尾别墅

东海县距连云港市区较近,坐拥温泉资源,度假酒店林立。近年来,这里的房地产开发在省内及周边省份游资的带动下,强烈升温。

在县政府通往度假区温泉镇的路上,商业地产项目遍地可见。在县政府所在的县城新区,商品房的规模已规划到33层的“豪宅”。众多开发商在前些年拿地之后,已经纷纷开始建设。如今,东海县的房价已经从2005年的每平米不到1000元涨至如今的4000元,达到国内二线城市水平。

但是在温泉镇,多年的商业开发现在所留下的,不仅是圈定的荒废农田,还有荒废的别墅和酒店建筑。

紧邻温泉镇政府,就有一座建成不到一半的“烂尾”的高层酒店荒废在路边。温泉镇的人都清楚,这栋楼已经停工多年。

在温泉镇碱场村的一片鱼塘边,一片二层别墅群处于完全荒废的状态,已有十年之久。

别墅门口负责看守的女村民说,光是她在这里照看的两年内,没有任何人来住过这些别墅。她和丈夫一起看管这一片别墅,每月可以得到一千元,但她并不知道这笔钱是开发商还是镇政府的支出。

对于荒废的别墅,温泉镇国土资源所负责人表示,十年前,开发商以“农业观光”的名义取得该地,现在资金链出现问题,只能荒废,而镇政府在努力招商。

但该负责人否认,县和镇一级政府是在执行“土地财政”。

不过,事实却可能相反。2010年,东海县全年实现财政总收入43.03亿元,同比增收17.6亿元,增长69.4%。据县财政局报告显示,增长的重点,来自招商引资和园区开发。

今年4月10日,在发生征地事件的尹湾村,其村支部书记刘兆怀还被举报存在经济问题。4月15日,县公安局正式拘留刘兆怀。拘留通知书中称,刘于4月14日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拘留在东海县看守所。

刘兆怀的妻子侯继伶透露,其夫被捕前,村委原村长葛常金和村会计尹学敏也分别被带走接受调查。但侯继伶坚持表示,她的丈夫没拿过开发商的钱去强征农民土地,也没有参与对农民的强征。

不过,部分去年8月起被村委会强迫放弃耕地和房屋的村民却表示,刘兆怀曾在村子里一家家走动,和镇政府干部一起说服村民尽早搬走。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刘兆怀的家里保留着一张东海县人民政府颁发的2010年度“先进工作个人”奖状。奖状称,刘兆怀在“城乡建设工作方面成绩突出”。